一个三十人

人生总觉过得无味

可爱的朋友们

我或许离开世界很久了,
两眼紧盯着眼前的生活

隔壁人家有一扇窗
  从里面贴满了画像
  它从未被打开
  
  尽管透不入一丝光
  却挡不住我的无限遐想
  我想里面并不明亮
  阴暗潮湿
  可能会奇形怪状
  会不会令人恐慌
  
  于是有一天
  我轻轻地敲开了窗
  原来一切都是我的错想
  
  窗子里
  有棵巨树生长
  每片叶子都发着光
  我以为这只是梦境一场
  它却伸出长长的枝条
  触碰我的脸庞
  
  原来窗子里面是天堂
  第二天
  我迫不及待的来到窗户旁
  当我再次敲开那扇窗
  一个女子里面
  卧躺
  早已满身是伤
  我害怕的无处躲藏
  
  于是我将它重新关上
  用胶带死死地封锁
  气氛开始变得紧张
  
  后来我发现
  隔壁人家根本没有窗
  只有一堵古老的墙
  一切都是我的幻象


  只是意外的一次早起,却不小心闯入了另一种世界。
  也许是晚上睡得太早,以至于早晨早早的就醒了,坐在微芒之中,太过于孤单,于是拉开窗帘,望了望外面星星灯火点缀黑魆世界,我打算出去走走。
  三月的早晨,仍然是很冷的,刮着很大的风。我穿着一件麻色风衣就出门了。门外的世界有些冷清,路灯早早就亮了,却没有什么人,我沿着路旁的行道树漫步着,不知要去哪里,漫无目的的游荡。
  远远的望见前方黑色的灯柱下,倚靠着一个人,蓬头垢身,一片漆黑,比天还要黑,如同这立体空间中的一滴浓墨。他也许在那睡觉,也许在那发呆,他曾经,也许成功过。我见过许多如同他这样的人,每天徘徊在垃圾桶旁,四处流浪,枕地而睡,盖天而眠,居无定所。我同情他们,为什么会沦落到这种地步,他们也许有他们说不出的苦衷,有郁结于胸的难情。可是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生活,指不定哪一天就会在大路旁永远的安详入睡了,他们有家人吗?
  有时候,很想去帮助他们,却不知道该怎样出手,该怎样接近他们,他们是否还有记忆,是否还会言语。有时候,也会想到我自己,将来会不会也有一天如他们这般,在外流浪漂泊。每天都在思考着《哈姆莱特》里面的问题:生存或死亡,这是一个问题。可是我还是觉得活着总比死了好,路总会有的,面包总会有的。
  即使很早,有些凉,但还是有许多为了生活的人,早早的就出了门。骑着自行车的人,从我的身边穿梭,很想回到那个没有网络没有手机的的年代,那个年代里有许多文人巨客。我羡慕他们,也追求他们,想什么时候把自己也弄成一个大家,不过这始终也是个天方夜谭,也只能凭我天马行空一会而已。
  天渐渐的亮了起来,看到了远方的太阳四射的光芒,将天空染成赤红,好像不小心泼翻的一瓶朱砂,有深有浅,一幅天工画,好美。此时的世界好宁静,也不想打开手机音乐吵到自己,我忍心将它关机,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在为找我而着急。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望着晨练的叔叔阿姨们打着太极,也想跟着他们学两手,一招一式都极有股中华的味道。行人们从我的身边来来回回过往空好几遍,我也起身准备回家。
  从我的身边走过一位女子,披着一头染成酒红色的头发,穿了一件浅蓝色的呢子,再搭上一条纯白色的小褶裙,有一种淡淡的丁香姑娘一样的感觉,只不过没有下雨,也不是在小巷中。她的身上有着一一种独特的魅力,很是让人着迷,让我很想走近。我幻想着这样的一个女子,在这清晨,会不会也是同我一般来感受世界呢?我悄悄的跟着她,想要知道她的目的地。
  结果是,我错了。她不是什么什么风尘女子,没有什么特殊的传奇,她只是很简单的去了街头的菜摊,买了一些青菜。无意中我听到了她与卖菜大妈的对话:
  “张大娘,上回我在你这里买的那种胡萝卜还有吗?多多很喜欢吃。”
  “有啊,你等会啊。”大妈一边说着一边找着蔬菜:“啊,对了,大姑娘啊,多多的肚子好些了吗?”
  “好多了,还得谢谢你的方子呢。”女子对着大妈感恩微笑着。
  “哎,现在小孩子都这样,不爱吃饭,专爱吃零食,弄不好就吃坏了肚子。你啊,就变着花样弄些好吃的给他,让他爱吃。”大妈一边递给女子胡萝卜,一边说着。
  “知道了,谢谢啊。”女子付了钱,转身准备离开,这时大妈一把把女子拉了回来:“大姑娘等等。”女子转过身来,望着正在三轮车里翻找着的大妈。只见大妈从包中抓出一大把糖来,望女子怀里塞。
  “我儿媳妇啊,前天晚上给我生了个大白白胖胖的孙子,可高兴了,有些喜糖,带回家给多多吃吧。”大妈咧着嘴笑着。
  “张大娘,恭喜啊,终于抱上孙子了,盼了好几年吧。”
  说着,大妈眼里就盛满了泪水:“可不是吗,着媳妇儿也可怜,怀了却总丢,这娃生下来不容易啊,就盼着他以后能像姑娘家多多一样聪明就好了。”大妈擦着眼睛。
  “肯定会的,宝宝以后肯定会很聪明。”女子笑着:“大娘那我先走了啊,一会儿多多该醒了。”
  “嗯,我不耽搁你了,下次再来啊。”
  ……
  我望着女子远去的背影,心里暖暖的,她们都是好妈妈,她们都是大千世界的平凡者,她们都爱着她们的家,这就是生活。
  有时想想也是,为什么总要把自己弄的像一个红尘之外的人物,不食人间烟火,其实根本不需要,真正去接触这个世界,爱这个世界,才能真正的解脱,毕竟大隐于市嘛。
  看到别人那么温情,我还从来没有主动去关心过我的爸爸妈妈。放假的日子里,每天都是直接睡到起来吃中饭,早餐都是爸妈为我准备好的,我懒得连被子都不会折一下,趁着这来之不易的早起,我也想为他们买一份早餐,于是一头扎进了热气腾腾的早餐店里。
  

阳光下的透光。